产品导航   Products
> 手机赌钱游戏 >  新闻资讯
记者暗访昆明官渡区双凤村赌博游戏室“扑克猜花色”10余分钟吸金
时间:2019-05-25 14:01 作者:admin 点击:

  游戏厅原本是年轻人休闲娱乐之处,但自从与赌博机“有染”后,这个场所便开始变味。许多人在这里变得贪婪,为之沉迷,以至于倾家荡产,甚至走上犯罪道路。

  9月,市民文先生向本报反映:“官渡区双凤村城中村内有一家赌博游戏室,里面每天都有人在刷分赌钱。游戏室才刚开业一个多月,24小时营业。”在文先生的带领下,本报记者于9月13日、9月27日先后两次来到该赌博游戏室进行暗访。

  双凤村好新家超市附近限高路障旁一栋一层高临时板房内,店门最小的一间就是文先生举报的赌博游戏室。游戏室正门很小,是一个单开的普通防盗门,门前有塑料帘子遮挡,如果不直接进入查看,很难发现里面是一家游戏室。

  当天,游戏室门口站着3名大汉和几名打毛线名男子是游戏室的看场人员,有玩家在游戏室因输钱闹事就由他们出面解决;几名女子是双凤村村民和租户,她们晚上会站在游戏室门口或村口把风。”

  该游戏室占地90平米左右,周围没有窗户,正门是唯一的通风口,仅有的6台大型赌博游戏机摆放在游戏室中间。游戏室最内侧有一个单独隔出来的客厅,客厅里面摆着一组沙发,只看到男老板独自一人进出。文先生说:“客厅后面有一个暗门,有时正门紧闭,赌客就从后面的暗门进去赌博,但是暗门具体通往哪个方向,只有老板和老赌客知道。”

  该赌博游戏室内四周墙壁上贴有“24小时营业”的提示语,但没有看到营业执照。

  赌博游戏室内,每台赌博机上都写有“100元200分”的提示语。记者在玩家较多的“扑克猜花色”赌博机和捕鱼机旁观察了一会儿后,发现玩家至少要花200元购买400分积分才能参与赌博游戏。游戏结束时,服务人员会将玩家参赌所获得的积分兑换成人民币给玩家。

  这家赌博游戏室有两名女服务员专门负责上分(加积分)和兑分,有玩家要求上分时,离玩家最近的服务员就带着一把钥匙和类似门禁卡的上分设备来上分。上分时先用钥匙插入赌博机钥匙孔里,之后用上分设备与绿色按钮接触,每接触一下就会自动加上100分积分。

  女服务员给玩家上分时,男老板则在一旁警惕地关注周围人的举动。女服务员上完分后,会将玩家购买积分的数目和钱数用笔记录在一张信笺纸上。

  6台赌博游戏机中,两台“扑克猜花色”赌博游戏机是游戏室的“吸金主力”,每台能坐8名玩家,玩家手里大多都拿着一沓厚厚的百元钞票,其中最多的目测约有3000元。

  这两台赌博游戏机每赌一把只花24秒的时间,每台机器上有红桃、黑桃、梅花、方块、大王、小王六个下注按钮。记者在这两台赌博游戏机旁观察了20分钟,期间,一名女玩家在10多分钟时间内就输了2000多元,她旁边的其他5名男子则输了1000多元,他们输完钱离开座位后,一旁围观的人员马上入座参赌。

  玩“猜纸牌花色”赌博游戏机的赌客中,赢分最多的一位男玩家赢了近1万分,但他没有兑分,又接着玩了两把,最后却输得只剩下5000多分。而另外一名男子在赢得5000多积分后见好就收,叫服务员来兑分,服务员兑给他2500元后,并将赌博机上的积分清零。

  短短的20分钟时间里,游戏室内的玩家向两名女服务员购买积分的钱数就达到2万多元。

  在赌博游戏室内,玩家大多穿着随意,有的还带着孩子,其他还有不少人手上有文身,脖子上戴着金项链。“这些人大多是双凤村的村民和租户。”文先生说,带孩子的大多是双凤村的租户,由于家里没人照看孩子,他们才将孩子带到了游戏室;有文身和戴金项链的大多是双凤村的社会青年,他们一般没有固定职业,经常出入这家赌博游戏室。

  记者还发现,在该赌博游戏室内,参与赌博的女玩家占了近一成,她们一般都带着挎包,大多数是一个人来玩。

  9月27日,记者第二次来到该赌博游戏室进行暗访。游戏室门口同样有3名大汉把守,里面有40多名玩家。

  进入游戏室后,记者准备在一名玩家后面拍照取证时,男老板很警惕地一直往这边观察,记者只得放弃,来到玩家和围观人员较多的靠墙位置等待时机。几分钟后,一名女服务员挤在人群中忙着上分时,记者抓住时机拍摄下了其上完分后将所得钱数记录在信签纸上的画面。

  取证后,当日晚上8点33分,记者在赌博游戏室附近一家超市的公用电线报警,向接线民警匿名举报道:“双凤村内有一个无营业执照的赌博游戏室,该游戏室在双凤村村通岗亭往前50米左右,好新家超市和佳宏广告两栋建筑之间限高2米的路障左侧。”随后,记者和文先生在赌博游戏室附近观察情况,并等待警方到来。

  8点39分,一辆警车从双凤村村通岗亭驶入,车上只有一名开车民警,但警车没有开到赌博游戏室所在的临时板房附近,而是直接驶过。

  8点46分,警车驶离7分钟后,游戏室门外3名男子进入赌博游戏室并将大门关闭,之前在游戏室里面参与赌博的人员却一个都没有出来。发现这一情况后,文先生说:“这些赌客可能已经从游戏室的暗门逃走了。”

  点57分,记者再次报警,接线民警表示:“已经有民警赶到现场处理此事。”记者表明自己的身份后再次反映:“虽然有民警赶到事发地附近,但并没有到赌博游戏室所进行查处,现在赌博游戏室的正门已经关闭,参与赌博的人员可能已经逃离,希望民警能赶到现场查看情况。”

  线民警表示“知道了”,即挂断电话。之后,记者又在赌博游戏室周边观察了30多分钟,但依旧没有见到民警来查处赌博游戏室。

  月28日下午,文先生致电记者表示:“昨晚游戏室才关门,今天下午又开始营业,并在正门前加了一块布帘子。”

  天下午,记者第三次来到该赌博游戏室。相比记者报警之前,门外看场子的人员警惕性变得更高, 之前几人只是站在门口,现在则是坐在门口,并不停观察周围情况。

  入游戏室,里面包括老板在内一共有33人,与举报前一样,参与赌博的人员很多,两名女服务员中只有一名在。

  戏室中一名年近60岁的大妈在猜花色赌博游戏机上很快就赢了2000多积分,旁边的老伴一直催促她赶紧兑分回家,但是大妈不为所动。3分钟后,大妈的积分只剩下1100多分积分,她的老伴则在一旁沉默。

  今年6月13日,昆明市公安局在跑马山大型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基地开展集中销毁行动,公开销毁收缴的涉赌电子游戏机1655台。

  昆明市公安局自今年2月10日开展扫黄禁赌专项行动以来,在藏匿于各城中村、仓库等的黑窝点中,共查获涉赌电子游戏室68家,打击处理违法犯罪嫌疑人248人。

  (原标题:记者暗访昆明官渡区双凤村赌博游戏室“扑克猜花色”10余分钟吸金2000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