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导航   Products
> 手机赌钱游戏 >  新闻资讯
商品平台频现模拟盘骗局 操纵行情实质为赌博游戏
时间:2019-05-21 11:26 作者:admin 点击:

  深圳多家大宗商品交易平台因涉嫌诈骗罪,2月17日遭当地警方突击调查。接近警方的多名人士向财新确认这一消息,被查公司对外均宣称主营贵金属和原油现货交易,但实际多为期货交易。

  打着大宗商品现货交易的名号,从事非法电子期货交易,这类投资骗局近年来屡有曝光,共同点是没有实物交割、客户资金没有第三方存管、后台设置模拟盘并操纵交易行情,实质上已经成为某种交易平台与投资者的赌博游戏。

  一位和类似机构有过接触的用户告诉36氪,类似骗局目前在互联网上非常普遍,其获客手段甚至还包括基于某些社交软件“附近的人”这一LBS功能,最初通常是面容姣好的女性来添加好友,搭讪之后便自称炒大宗商品赚了很多钱,开始向用户推介相关平台。

  一位曾在安徽一家类似平台工作过的人士告诉36氪,“我所在的公司,专挑钱财来路不明的人群下手,诱骗其把钱投进来,再操纵模拟盘让这些钱全部亏光,受害人一般也不敢报警,我们公司第一桶金就是这样产生的,业务员提成很高,这让很多业务骨干暴富。有段时间上海警方还前来调查过,我们就躲回老家,偃旗息鼓了很长时间,直到确认没事才重操旧业。”

  “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赚钱出去。”2016年7月,一名自称来自南昌的投资者在广东省商务厅网站留言举报,指责此番被查的国龙贵金属“打着做现货的幌子,从事做期货的交易”,令其蒙受损失。

  该投资者表示,发现自己受骗后曾与该公司交涉,对方承认有错,愿赔一半损失,并坦陈公司所做非法期货交易只是模拟盘面,盘面点位全由公司设置,客户资金直接进入公司账户,交易行为都受后台监控。

  深圳此番被查公司,均曾是或仍是地方交易场所的会员单位。广东某市金融办人士向财新分析称,交易场所会员单位的监管,向来处于公安、工商、商务、证监“四不管”的空白地带,监管缺位问题一直存在。

  此番被查公司至少有四家,分别为:广东国龙贵金属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国龙贵金属)、深圳国银稀贵金属有限公司(下称国银稀贵金属)、兰州富国通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兰州富国通)和浙江万心齐利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万利)。

  四家公司注册地各不相同,但运营总部均在深圳。其中,国龙贵金属注册于广州,是广东省贵金属交易中心(下称广贵中心)的会员单位。

  广贵中心作为地方交易场所,手握省级政府批文,但近年来频遭投资者投诉举报。广贵中心2010年注册于广州,由广东省属国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广晟公司)旗下公司发起,经广东省政府同意,由广东省经信委批复成立,现由广东省商务厅监管。

  浙江万利注册地在杭州,是浙江新华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的会员。该交易中心2016年4月宣告下线所有产品,暂停运营,其股东之一为新华社直属企业中经社控股有限公司(中经社)的全资子公司。2016年12月被刘士余点名批评的新华(大庆)商品交易所,当月即已停业,其股东之一也是中经社旗下公司,该交易所自2013年起正式运营,“三年多赚了几十亿”。

  2014年以来,陆续有投资者向广东省商务厅举报,称在国龙贵金属的白银、原油投资中蒙受诈骗,举报问题集中于非法经营和虚假宣传。

  对照监管政策可知,国龙贵金属涉嫌违法经营。该公司及其背后的广贵中心,虽可试运营贵金属交易,但并无原油交易资质,更无期货交易资质。而且,投资者资金并未交由第三方存管,而是直接转至该公司银行账户。

  目前,国内没有任何一家交易市场获商务部批准从事原油和成品油现货交易。证监会2014年批准上海期货交易所开展的原油期货交易,目前也未上市。

  2011年国务院“38号文”——《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要求清理整顿的对象正包括大宗商品中远期交易,亦即“以大宗商品的标准化合约为交易对象,采用电子化集中交易方式,允许交易者以对冲平仓方式了结交易,而不以实物交收为目的或不必交割实物的标准化合约交易”。

  国龙贵金属及其背后的广贵中心,凭有关部门的背书,博得投资者信任。然而,投资者在发现违法违规问题后,投诉举报往往遇到多头监管者“互踢皮球”。

  对交易场所会员单位监管的尴尬现状,广州市金融局人士表示无奈:“批了‘准生证’之后,人员、业务、资金基本都没法管,因为没有法律依据,监管部门不敢随便作为,否则企业也会不服。往往是等最后出了问题,才来处置风险。”

  2017年1月9日的交易场所清理整顿部际联席会议资料显示,全国仍有300多家违规交易场所,涉嫌从事非法期货交易、“类证券”投机交易,多为贵金属、原油和邮币卡交易场所。

相关新闻